诱宠狂妻:邪君欺上身

编辑:助长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2 22:33:17
编辑 锁定
《诱宠狂妻:邪君欺上身》作家十一云“所著的一部其他类型小说。简介:她是绝色倾城、艳惊四座的天才铭术师;他是高冷傲娇无敌闷骚的邪魅君主。一朝重生,当她再遇见他——“你只有两条路可选,嫁我,或者死。”他眼急逼婚。“那你去死好了。”她一脸淡定。他诱惑她,宠着她,欺上她的身,化身妻奴体质。她避着他,躲着他,不得不嫁给他,祸害他一辈子。
书    名
诱宠狂妻:邪君欺上身
类    别
其他类型
作    者
十一云
作品状态
完结

诱宠狂妻:邪君欺上身内容简介

编辑
她是绝色倾城、艳惊四座的天才铭术师;他是高冷傲娇无敌闷骚的邪魅君主。
一朝重生,当她再遇见他——
“你只有两条路可选,嫁我,或者死。”他眼急逼婚。
“那你去死好了。”她一脸淡定。
他诱惑她,宠着她,欺上她的身,化身妻奴体质。
她避着他,躲着他,不得不嫁给他,祸害他一辈子。

诱宠狂妻:邪君欺上身初章试读

编辑
1.第1章 :她被丈夫送给暴君
头晕脑胀,浑身无力。
江楼月费劲地睁开干涩的眼皮,忽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榻上。
昏暗的光线,烛影摇红。
江楼月动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四肢被禁锢住了,她微微抬起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金色的华贵锁链给锁住了。
只要一挣扎,就会发出“叮叮”的声音。
怎么回事?锁链上还拴着铃铛?当她是狗吗?
她是武温侯府的庶小姐,夫君是世子顾凌书,竟然有人胆敢把她以如此羞耻的体位,四仰八叉的锁在榻上?
该死!
“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顾凌书的女人!”
江楼月发出了愤怒的吼叫。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一声冷笑,宛如来自地狱的深渊。
江楼月感觉一道魔影笼罩下来,遮住了光线。
她对上了一双宛如黑洞的眼睛,摄人心魄的冷。
“皇上?你……”
江楼月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竟然看到了整个玄黄王朝最高贵冷傲的暴君!
帝九宸居高临下地睇了江楼月一眼,就像是在看进贡的女奴一般,黑眸深邃似海,唇角微勾,充满了轻蔑。
“皇上,为什么要抓我?我记得……”
江楼月慌了,在这个整个大乾王朝都畏惧的男人面前,她再不敢嚣张。
“我记得跟夫君来皇宫参加晚宴,然后世子让我给您敬酒,然后我……”
然后她就意识模糊了,什么不记得了。
再次睁开眼,就发现自己以如此羞耻的姿态,被绑缚在了帝九宸卧房内的龙榻上。
“顾凌书把你卖给朕了。”
帝九宸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大手来,死死地扣住了江楼月的下巴,宛如野兽的脚爪。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王,你负责满足朕的一切需要。”
“什么?”
江楼月愣了,傻了,迷茫了。
顾凌书竟然把她卖了?
卖给整个大乾王朝最恐怖的男人……侍-寝?
传闻帝九宸不是不近女色吗?登基至今,后宫连半个妃子都没有!
“皇上,楼月已嫁给世子七载,世子很爱我。他不会那样对我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江楼月不敢相信自己的处境。
“哦?顾凌书爱你?”
帝九宸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唇角勾起一抹邪气凛然的弧度,“他的确是爱你,亲手把你送到朕的床-上,就是为了换取一枚阴阳万寿丹,呵呵。”
江楼月的脸彻底惨白。
阴阳万寿丹?
只要服下,就可以增加一甲子的寿命。武道修行者,梦寐以求之物。
“此啦——”
一声刺耳的裂帛声。
江楼月感觉胸前一阵冰凉。
时值冬日,空气冰冷,肌肤露在外面,让她禁不住地颤抖起来。
烟蓝色的华服在帝九宸的手下,碎成齑粉。
下一个瞬间,江楼月感觉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子,就这么强行覆盖在了自己的上方。
她双目空洞,彻底失去了焦距。
感到那只比死人还要冰冷的大手,在自己柔软的身子上疯狂的肆虐着。
没有任何温柔,甚至带着惩罚性质的。
“疼……”江楼月皱眉,贝齿轻咬着下唇。
可是,覆盖在她身上的那个高冷男子,根本不理会她的任何感受,在她白皙的瓷肌之上,留下一道道残酷的红痕。
“女人,臣服我!“
他宛若暗夜的帝王,没有丝毫前戏,进入她,撕裂她,纵情驰骋。
“记住这种疼,只有朕能给你。”
他在她身上挥汗如雨,创造欲-孽的花火,衍生罪恶的快乐,如贪狼,如猛虎,孜孜不倦,疯狂攫取。
江楼月面色微红。
灵魂堕入地狱深渊,身体却诚实的欣喜着。
背道而驰。
羞耻,疯狂的羞耻感,一寸寸的席卷她,让她生不如死。
被丈夫出卖,承欢魔鬼的身下。
她竟然抑制不住地发出愉悦的低语轻喃,这个事实,让她想死。
“你敢发愣?”
身上的男人怒了,不满足她那种了无生趣的眼神,心里又升起了暴虐的情绪。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真想……弄死她……
帝九宸何曾为一个女人暴躁?
但是,江楼月,是不同的,从一开始就是。
“朕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惩罚!”
他加快了速度,在她的娇躯上肆意挞-伐。
太疯狂的攻势,让她难以承受,极痛之下的羞耻狂喜,从没有过的巅峰。
江楼月的身子痉挛了起来,而后,眼前一黑,彻底晕厥了过去。
她,彻底堕入了黑暗,不想再醒来。
残花败柳的身子,不如死去……
“血?”
帝九宸宛如黑洞一般的眼睛被刺痛了,瞳孔狠狠地瑟缩了一下,停止了索-欢,伸出一只手来,用力掰开了江楼月不断流血的唇角。
舌已断,血肉模糊。
帝九宸的身子重重一震,从她身上抽身而出,惊声道:“这个女人竟然咬舌自尽了?”
佳人已逝,了无气息。
江楼月的身子重重一颤,宛如惊蛰一般,蓦然从软榻上弹跳起来。
因为动作太猛,“嘭”得一声,撞到了床榻上。
“疼——”
江楼月赶忙伸出双手,护住头脑,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真是的,还流泪?
江楼月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不过是狠狠地撞了一下头而已,比这还要痛苦十万倍的折磨,她都已经承受过了——
帝九宸,那个凌辱了他的男人,险些给她做晕死过去了,然后,她义无反顾地咬舌自尽。
等一等!
咬舌自尽?
她百分之一百的确定,自己是狠心的咬断了。
那她不该死了吗?
“这算什么?我没死吗!”
江楼月大惊失色,又赶忙捂住了嘴巴。
她……说出话了?
舌头咬断了的人,还能说话?
“我——”
江楼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伸出一只手来,探入檀口之内,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
舌头还在!
完好无损!
难道是帝九宸那个鬼畜又把她救活了?不!
江楼月急了,她已经是残花败柳,一女侍二男,她身为世子的妾室,这个污名,担不起!
“镜子?镜子在哪儿?我要去看看。”
江楼月急了,从软榻上跳下来,双脚一崴,险些跌倒。
“这床这么高?”
江楼月扶着床檐,稳定好重心,这才发现,并不是床高了,而是她的腿短了。
短了一大截!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