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

编辑:助长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06:07:58
编辑 锁定
《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作家沈尽欢“所著的一部其他类型小说。简介:    她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被他压在落地窗上,带着薄茧的手一把扯开她胸前的扣子,就覆了上去......    “别......”她羞耻地推拒着他,拼命挣扎,“先生,你要做什么,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他深眸狠戾,带着恨意,“好,我让你认识!”    掠夺的吻变得蛮横,带着男人恶意的撩拨与惩罚,让她溃不成军。    “还是不认识,嗯?”强势的质问,他的嗓音暗哑如鬼魅,“用你身体慢慢回忆!”    “不,不要.......”从来,她没有如此狼狈过。    第二次见面,在一个冰冷的雨夜,是他给了她一个温暖的依靠....    第三次,在宴会上......    当她不幸狼狈跌进泳池的时候,却是他救了她。    遭受强吻,全身湿透似赤裸地被男人抱在怀里,她彻底恼羞成怒。    “我只是来参加三哥的生日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男人似笑非笑,“乖,叫三哥。”    苏彤怔住,她怎么也没想到,小时候温柔的三哥却变成了这样一个霸道恶劣的男人。
书    名
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
类    别
其他类型
作    者
沈尽欢
作品状态
连载中

欢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内容简介

编辑
她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被他压在落地窗上,带着薄茧的手一把扯开她胸前的扣子,就覆了上去......
“别......”她羞耻地推拒着他,拼命挣扎,“先生,你要做什么,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他深眸狠戾,带着恨意,“好,我让你认识!”
掠夺的吻变得蛮横,带着男人恶意的撩拨与惩罚,让她溃不成军。
“还是不认识,嗯?”强势的质问,他的嗓音暗哑如鬼魅,“用你身体慢慢回忆!”
“不,不要.......”从来,她没有如此狼狈过。
第二次见面,在一个冰冷的雨夜,是他给了她一个温暖的依靠....
第三次,在宴会上......
当她不幸狼狈跌进泳池的时候,却是他救了她。
遭受强吻,全身湿透似赤裸地被男人抱在怀里,她彻底恼羞成怒。
“我只是来参加三哥的生日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男人似笑非笑,“乖,叫三哥。”
苏彤怔住,她怎么也没想到,小时候温柔的三哥却变成了这样一个霸道恶劣的男人。
顾邵珩,神秘的影视界总裁,天王巨星,身价过亿万的他,却仍是单身。
苏彤,苏家养女,具有演绎天赋的学生。一次意外,却让她和自己一直敬畏的三哥纠缠不清。
是他步步为营,撩拨她,将她捧上云端,极近荣宠。
也是他,步步算计,心思缜密,设计她落入一个又一个可怕的陷阱,让她尝尽了从天堂到地狱的痛苦滋味。
他说,“彤彤,你是我的一切。想离开,除非我死!”
他又说,“彤彤,别动情,别当真,这只是一场戏。”
后来,她终于明白,顾邵珩太善变,靠近他太危险。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对你是真的,什么时候又是在对你演戏。
这是一个青涩,稚嫩,坚韧不屈,上进的演绎界小女星的成长史;
这也是一个腹黑,心机沉重,控制欲极强的‘变态’坏男人对小自己十岁的丫头步步为营,强占强爱的夺妻史。
男主是坏人,女主是好人。另类宠文。

欢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初章试读

编辑
她要结婚了!
祁家,灯火通明。
欧式风格的别墅内,一家人围坐在一起。
“订婚宴的请帖用蔷薇花的设计好不好?”苏妈妈笑着拿给一旁的苏以濛看。
“妈,您决定就好。”
咬咬嘴唇,桌下,女孩子白嫩嫩的手指扭在一起,纠结。
苏以濛是祁家养女,抱回来的时候就跟了养母的姓氏。
苏佳慧一边翻着日历,一边说,“日子就挑在下个月初五吧,以濛觉得怎么样?”
瞥了一眼明显心不在焉的苏以濛,大姐祁向珊坐不住了,“妈,我们都等这么久了,你准女婿又去哪儿疯了?订婚这么大个事儿,他到好,玩儿起失踪了。”
苏夫人瞪了自己闺女一眼,侧过头,和小幺女解释,“以濛啊,景辰打过电话了,说今天公司要签个合约,实在抽不开身,你顾伯母,顾伯父又在国外。这订婚的事儿,妈跟你商量着办,你看怎么样?”
苏以濛点点头,努力让自己扯出一个微笑,“那,麻烦妈了。”
“你这丫头,都是自家人,还跟我客气什么。”
苏夫人目光凝聚在苏以濛清秀的脸上,笑容灿烂,她这小女儿,纷嫩嫩的,是越看越漂亮,就要嫁出去,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被人盯着,苏以濛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白~皙~的小脸上晕起浅浅的粉色。
抬起头,她刚想说点什么,却撞进一双森冷危险的眼瞳里。
苏以濛一惊,怔怔地望着高大英挺的男人,唇色煞白。
深黑色的长款风衣,五官冷硬如刀削,一步一步走进客厅里的男人,从骨子里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寒意。
凛冽严峻,冷酷至极。
似乎能将空气都凝冻成冰。
如此强大的气场,让祁家所有人皆是一愣。
“老四出差回来了。”苏夫人最先反应过来,微笑着走上前。
“大嫂。”男人颔首,目光落在一旁的请帖上,脸上满是阴郁。
“老四啊,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正巧赶上景辰和濛丫头的订婚宴。这回,可要在国内多呆两天。”
“嗯。”男人面无表情地接过请帖,瞥了一眼沙发上的女孩子,眼神骤然冰寒。
苏以濛不敢抬头,死死地咬着嘴唇,直到尝到嘴里的腥甜,也没松开。
苏夫人嘱咐,“老四,累吧,上楼去休息一会儿。”
男人点头,沉默,冷着一张脸朝楼上走去。
“妈,四叔这是怎么了?”向珊好奇,“不会是国外的项目不好做吧。”
“唉…..”苏夫人叹气,“谁知道呢?”
沙发上的女孩子,脸色苍白如纸。
二楼。
拐角处,红色的请帖被骨节分明的大掌随意扯开,“顾景辰先生与苏以濛小姐的订婚宴”几个烫金大字,让男人的脸色瞬间阴沉到可怕。
握拳,有力的骨指狠狠一攥,红色的请帖粉碎成了一片,一片的。
被丢进垃圾桶里,那四碎的猩红,血一样,格外刺眼。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