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年选系列:2013中国小小说年选

编辑:助长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1 12:06:05
编辑 锁定
本书从主编的确定到作品的选择都体现着创新:主编由从事小小说创作的作家担任,而非评论家;在网上公开征集作品,而不是由个人剪贴报刊闭门造车。自2013年3月在网上发出征稿启事后,共收到作家自荐稿3000余篇。主编在网上来稿中优中选优,又从国内刊载小小说的报刊上精选佳作,共同组成了《2013中国小小说年选》。说入选作品为百里挑一,不为过也。选本共收入小小说145篇,作家们拾取生活大海中的一朵小浪花、一枚小贝壳、一粒细沙,连缀成文,从小小中窥见社会百态。富有戏剧性的真实,看似不着笔墨,隐义却深刻隽永,有着发人深思的社会意义及震撼人心的艺术感染力。
中文名
花城年选系列:2013中国小小说年选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页    数
265页
开    本
16
品    牌
广东花城出版社
作    者
杨光洲
出版日期
2014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36069411

花城年选系列:2013中国小小说年选内容简介

编辑
花城年选系列,权威名家精选,沉淀文学精髓
  “2013花城年选”由何建明 、谢有顺、洪治纲、向继东、李晓虹、李小雨、杨光洲、卢翎、王幅明、陈惠琼、朱航满、王泉根、叶铁桥等诸多名家编选,为您的海量阅读择优助力。丛书囊括小说、散文、随笔、诗歌、报告文学、民间记事、散文诗、儿童文学等11种年度精选图书

花城年选系列:2013中国小小说年选作者简介

编辑
杨光洲 ,北方汉子,南方打工,终日为斗米折腰之文字匠。生性懒散,最厌刻苦,爬格子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杂文、诗歌、小说散见于报刊。厌恶拜名师攀高枝,以迷踪无派不入流为乐。所谓作品,或系道听途说,或为当车间工人、公交车售票员、记者、编辑生活经历发酵后的货色。有瞎猫乱撞之福,蒙上过全国副刊好作品奖、中国首届小小说擂台赛一等奖、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全国微型小说年度奖。蒙编辑错爱,连年有文章入选花城出版社、漓江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的作品选。拙作被多地选为高考模拟试题,实属谬种流传。受花城出版社委托,编选《2013中国小小说年选》,忝于主编之列。现在浙江一家报社当差

花城年选系列:2013中国小小说年选图书目录

编辑
有言在先杨光洲
  雄辩症王蒙
  橘皮往事梁晓声
  上帝寻找上帝徐均生
  其实很简单戴希
  麻醉师酒吧许仙
  遍地儿女龚继岳
  何老师曾宪涛
  怀念一株稻谷李忠元
  荒诞的夜王明新
  假故事秦德龙
  噩梦安石榴
  活见鬼兰卓
  房檐下的麻雀李学东
  伎俩陈国凡
  最美女兵王培静
  风杀刘正权
  继续朗读朱成玉
  佛在方寸余显斌
  啊噢,啊噢青霉素
  捡到一头牛宁柏
  苟家耀李永生
  借我一生章彦文
  狗娃张建忠
  酒代燕子吴垠康
  鼓癫子龙会吟
  绝唱孟宪岐
  广州塔李日月
  老人的儿女马新亭
  跪恩曹宁元
  男孩清水陈振林
  海员的爱张海龙
  歧视的惩罚邢庆杰
  独木桥,双木桥赵新
  前妻回来了冯伟山
  青青的愿望谢耀西
  情人节的三朵玫瑰花王世虎
  如果有来生符浩勇
  三伏天李德霞
  盛在粥里的爱情红鸟
  十月十三陪爹过生日江泽涵
  书法胡炜
  说实话美桦
  说戏安晓斯
  画竹杨凯
  涂口红的女老师汤雄
  拥抱黄克庭
  我给县长当桌子李立泰
  握手贾淑玲
  办证刘会然
  像个当官的万俊华
  校长王抚州娃子
  兄弟王永泰
  绣花鞋郑武文
  寻找小芳朱耀华
  赝品姜铁军
  杨爷相裕亭
  圆手镯扁手镯张利香
  云开月明江东璞玉
  站笼飞鸟
  长不大的孩子蓝雪冰儿
  忠诚消失
  坐哪儿不碍事儿周西海
  走眼王伟锋
  张屠夫竹剑飞
  于小鱼的枪曹隆鑫
  二婶的辫子张以进
  永远的招牌徐全庆
  永不失效的药贺小波
  阴险年代陈力娇
  野食朱瑾洁
  极品礼包邵宝健
  周南驿非花非雾
  眼睛厉剑童
  延续生命的音符申国强
  寻找身份蒋寒
  幸福是抢不走的纪日坚
  疯秀秀好了窦晶
  小岛上的统治凤凰
  乡下无贼侯春燕
  细节徐志东
  出租郑贵梅
  西施镜像田际洲
  我要说话路明
  同伙周海亮
  守候一株鸢尾徐建英
  收发员老发子袁省梅
  鹊占鸠巢李蓬
  取暖傅友福
  年关杨红英
  牛泪刘川北
  亲爱的坏牙周太舸
  朋友啊朋友乔迁
  你咋不理我玉荷
  墓中无人林华玉
  面人吕牟喜文
  买给母亲的风扇宋炳成
  马可的“菠萝”羊白
  绿萝高薇
  裸婚曹光贵
  灵狐云风
  狙击手林万华
  进城云樵
  叫魂张爱国
  家门仲维柯
  红鸡蛋徐成龙
  工钱刘怀远
  对门的女人叶孤
  丢失的初吻纪富强
  第三次离婚葛成石
  大叔陈文明
  大侠吕海涛
  搓背北乔
  出租笑脸付卫星
  承诺白旭初
  别走,我怕刘永飞
  被逆转了的任务秦心
  老赵夫妻用品商行郭良正
  1976,我的素描像孔繁强
  唐花瓷地雷江岸
  城市中的麦地刘平
  歹女万芊
  绝鉴何一飞
  老板,你有名片吗朱道能
  老童的百合花许锋
  灵蛇绝恋石上流
  马豁子宋向阳
  梦城刘万里
  你去过无卡城吗李志杰
  琴湖的第十七个凉亭远山
  送别欧湘林
  酸菜汤骆驼
  途中周国华
  我是农民工邵远庆
  心债黄学友
  健忘症立夏
  喝鸡汤王琼华
  彩丝巾吴新华
  永远的菖蒲艾叶昌松桥
  右眼跳灾徐志义
  绝版爱情杨光洲

花城年选系列:2013中国小小说年选序言

编辑
有言在先
  杨光洲
  佛家说,成事皆有缘。这个缘,若理解为辩证法所说的原因,倒也无妨。就此先说说这本书的缘起。
  2012年晚秋,寒意渐起。作为一个爬格子的文字匠,能直抒自己胸臆的文章,因我的坦率、报刊的谨慎而不能全部如愿地发出,而泛滥于自己所编辑报纸上的,却又是连自己都不愿相信的文字。无奈、惆怅、孤寂,如秋风中的落叶,杂乱无章地飘落在我心头,文学式微、同道渐少、知音难觅的闲愁,不免潜滋暗长起来。然而,一个自两千多公里外打来的电话,偏又在这寒意日浓的季节里带给我温暖与希望。
  电话中,一位声音略带羞涩的女士,问了我的名字后向我表示感谢,谢我多年对花城出版社年选系列书的支持。这让我意外。因为花城出版社连年选我的作品入年选,该说“谢谢”的是我。我的回答自然客气。然而,女士虽羞涩,却健谈,问我对花城年选系列书的意见,问年选在小小说作者心中的分量,问小小说江湖中的轶事,问读者对各家出版社年选的选择……循着她的提问,做了多年记者的我,竟成了她的访谈对象,默契地与她配合着,全在不知不觉中!她像一位老练的音乐指挥,把握着节奏,在结束时,不忘给我留下鲜明的印象:“杨老师,我是花城出版社的编辑欧阳蘅。以后可能还会打搅您,不要烦啊!”
  在以后的日子里,又通了几次电话,聊文学史话,侃图书市场。她又忽然抛出话题:“有的出版社既出微型小说年选,又出小小说年选。花城出版社却只有微型小说年选,若也出小小说年选,作者、读者是否认可?”“别的出版社的年选,有的就是杂志的合订本,由杂志社编辑选编;有的向社会征集稿子,由文化经营者选编。花城出版社若出版小小说年选,由小小说作家选编如何?”对这些为小小说作家和读者着想的善念,我的回答当然是赞许。然而,羞涩谦和的欧阳编辑忽然“得寸进尺”起来:“由杨老师您来主编花城出版社小小说年选如何?”我诚惶诚恐地推托:“水平低。”“工作忙,没时间。”“别人也许更合适。”此时的欧阳编辑一改聊天的口气,郑重地说:“你一定能胜任。多年来,花城出版社的年选中,你既有小说入选,又有杂文入选。我们了解你的水平。你做花城小小说年选的主编,我已向出版社领导汇报过了。”至此我才明白,欧阳编辑的闲聊其实不“闲”,而我却浑然不觉!花城出版社做事的审慎与别出心裁,其编辑的敬业与对作家的尊重,让我生出士为知己者用的豪情,虽然明知是赶鸭子上架,我也乐意受驱遣。因为我明白,花城是在用信任和坚守,在凋敝与寒冷中,为作家和读者燃起精神的篝火。
  说了缘起,自然得讲讲缘聚。从辩证法的角度理解,缘聚就是组成一件事物各种要素的集合。花城的牌子和真诚磁力般吸引着作家们。小小说作家们的鼎力相助,又组成了花城出版社小小说年选得以精益求精的必不可少的基础。受命为花城出版社主编小小说年选后,我在网上发出了征稿启事,响应者云集。我想,这当中自然有同道中人对我这个老朋友的信任与支持,更有广大作家对“花城”这块牌子的认可与信赖。不到8个月的时间,征稿邮箱中的应选作品已逾3000篇。您手中的这本花城出版社的小小说年选,就是从3000多篇作品中精选出来的,若再加上我挑选过的报刊上的稿子,几近百里挑一!
  最后再作些说明。目前市场上的小小说年选或微型小说年选,有的有序言,有的没有序言。有序言者,或努力将全年创作情况作以概括,间或点评几篇作品以印证自己的概括;或干脆用自己在其他场合的讲稿作代序。这些做法当然都无可厚非。但是,我却不愿在年选前写序言,更不会对某篇作品作特别的点评,理由有二:
  1.年选质量如何,最终只能由年选中的作品和读者自己说了算。
  以一篇序言的短小篇幅概括中国全年的小小说创作,只能是徒劳。读者花钱买年选,为的是读作品,而不是读主编的“高论”。进入年选的作品,其思想性、艺术性都成为一种客观存在固化在书中。编选者的取向也通过对作品的选择体现在书中。对这些,读者自会有判断,我无须多言。我若多嘴,对全年小小说创作“指点江山”,或对某几篇作品品头论足一番,可能会画蛇添足,讨人嫌。批评家的评论,与丰富多彩的文学现象相比,往往是抽象、单调、苍白且枯燥的。 2.自己编书,自己轻易下结论,往往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之嫌,可能还会沦为笑柄或落下骂名。
  今人惹不起,就说说古人吧。历史上有两位编作品选的大“主编”,一个是孔子,一个是乾隆。此二人自我感觉都良好。孔子整理过《诗经》后,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无邪!”这位老先生自认为做了件功德无量的事,殊不知,在保存中华民族古老诗歌的同时,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在他整理前,诗应不仅仅有311篇(有题目有内容的305篇。有题目无内容的6篇,称为笙诗),数量上应多于311篇,而经他编选后,仅剩下这311篇了,那些与“思无邪”主旋律不合拍者,被剔除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后人无从查找,遗恨千古。这位老先生本应汗颜,有负罪感,却还在豪迈地“一言以蔽之”,可谓大言不惭矣,岂能不被后世讥笑?(也有学者认为孔子未做删诗的事。但是,若孔子整理前就有311篇,整理后还是311篇,那么,他做了些什么工作呢?简单地做些修修补补,是无法让本来就来自民间的丰富多彩的诗歌,变成整齐划一、可以“一言以蔽之”的。我相信孔子删诗说。)比孔子更不谦虚的是乾隆。他给自己组织编修的丛书冠以“全”字:《四库全书》。有集天下大成之意。其实,这部丛书不仅说不上“全”,而且还把一些珍贵的书籍消灭了,引起了一场文化浩劫和对文人的屠杀。在编修《四库全书》时,销毁的对满清不利的书籍就达13600卷,构陷的文字狱层出不穷。这部被乾隆标榜为“全书”的丛书,同时也是他毁灭图书、摧残文化的见证。为此,他落下了骂名。
  我才不及孔子,权不如乾隆,所以,头脑可能也比这二位冷静些,既不敢作序为自己编选的书吹牛,也不敢以寥寥几行的序言对2013年度中国小小说创作“一言以蔽之”。我在本书中呈现给读者的,只是2013年度中国小小说创作的剪影——当然,是我认为有代表性的。
  本已说过不作序,却哕嗦了这么多,可见我不能免俗。声明一下:
  这些话不是序,只是我以后编年选时不再作序的理由。写在书前,叫做有言在先。
  2013年国庆长假草于河南新乡家中 2013年10月10日夜改于义乌东洲花园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