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有情:张瑞芳回忆录

编辑:助长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6 01:09:36
编辑 锁定
1935年“一二·九”学生运动爆发,少年时的瑞芳老师正在就读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原为抗日宣传的一名女学生,从此走上革命道路。半个多世纪以来,瑞芳老师的文艺实践与党的文艺路线所共同经历的甘苦沧桑,在同时代人中具有典型意义,反映了个人命运在时代变迁中的偶然性和必然性。这段不可再现的历史,给今后的文艺事业留下很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对此,她常抱着感恩的心,称自己的一生——“岁月有情”。 张瑞芳早在抗战时期就是著名的话剧演员。抗战胜利后,她曾成功地主演影片《松花江上》。建国后,她先后参加《南征北战》、《三年》、《母亲》、《家》、《李双双》等多部影片的演出。本书是对张瑞芳一生大半个世纪经历的历史性追述和思考,真实客观地记录了她在文艺实践活动和革命道路上所经历的甘苦沧桑。全书文字朴实,不矫情、不夸张,内容翔实,展现了张瑞芳达观、坦诚的人生态度,也可让读者一窥时代变迁中的蹉跎岁月。
书    名
岁月有情:张瑞芳回忆录
出版社
中央文献
页    数
447页
ISBN
7507320227
作    者
张瑞芳 金以枫
出版日期
2005年12月1日
开    本
0开

目录

岁月有情:张瑞芳回忆录图书目录

编辑
一、童年时代
  我的父亲母亲
  人丁兴旺的一家人
  北伐胜利前夕,父亲突然去世
  二、北平往事
  雪上加霜的新年伊始
  初恋的舞台
  孩子们都长大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全家投身革命洪流
  三、我的革命摇篮
  “唤起民众”的舞台在广场
  卢沟桥的炮声
  北平沦陷了
  留在北平的牵挂
  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我们和日军擦肩而过
  海上升明月
  会师济南
  请战南京
  转战鲁豫
  坚持到底
  五、初到重庆
  从“移动剧团”到“怒吼剧社”
  排演《全民总动员》
  我入党了
  从宣传剧到艺术剧
  六、陪都剑影
  姐姐来了
  第一次演电影时真受罪
  在阴霾笼罩的日子里
  周副主席说:你说大家对你都挺好,那你对大家一定也不错
  七、难忘雾季大公演
  中国话剧史上的黄金时代
  “春姑”与“婵娟”
  “愫方”与“瑞珏”
  “卡捷琳娜”与“阿露霞”
  八、舞台之外
  一个无缘的好人
  和金山走到一起
  也许是我错了
  我注定生活在戏剧里
  九、我们胜利了!
  我们在大街上奔跑
  八年后的母女重逢
  娘把哥哥交给了周副主席
  一个小小的挫折
  十、跟国民党争夺宣传阵地
  接收满洲映画株式会社
  白雪皑皑的《松花江上》
  在解放军的隆隆炮声下
  力不从心的1948年
  十一、迎接新中国的诞生
  我要回家
  “十月一日”那一刻
  我还能上舞台吗?
  在北京的告别演出
  十二、从头做起
  第一个民兵形象
  和严励结婚
  第一个工人形象
  第一次做“母亲”
  十三、火红年代
  重温“瑞珏”
  旧社会的童养媳,新社会的“金凤凰”
  真人真事“陈淑贞”
  在政治运动的夹缝里”
  我的国庆献礼
  十四、六十年代前五年
  梦萦魂牵的北京
  第一次演喜剧
  在困惑中忙碌
  “两年八个月”
  十五、“文革”洗礼”
  在日本听到批判“三家村”
  好像回到战争年代
  “铁窗”生涯”
  “少管所”里的“反省”
  “干校”里的“回炒”
  十六、我“解放”了,但是大环境还没有“解放”
  “妈妈,你走了三年零十八天”
  突如其来的“出路”
  重新“上岗”
  终于盼来了彻底的“解放”
  十七、“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新长征”说起
  用泪水抚平创伤
  马不停蹄的奔波
  十八、人间重晚晴
  老伴与我
  八十岁生日
  上海历史博物馆打来电话
  祖国和人民给我的太多了
  附一:大事年表
  附二:参考文献
  编辑后记

岁月有情:张瑞芳回忆录文摘

编辑
书摘
  说起《林中口哨》,可算是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演出。故事也很简单
  :东北沦陷区,村子里只剩下老弱病残的乡亲。这天,几个日本鬼子为追踪
  游击队长李海,在村里拷打逼问乡亲们。老弱病残的乡亲虽然个个羸弱,但
  在敌人的刺刀和皮鞭下却表现得无比坚强,打死他们也不会说出游击队在哪
  里。就在双方相持不下,眼看鬼子就要下毒手了,远处的树林中响起了游击
  队员特定的口哨声。这口哨声乡亲们熟悉,鬼子们也熟悉,但做出的反应却
  截然不同:被打得皮开肉绽的乡亲眼里顿时露出得救的喜悦,而几个单枪匹
  马的日本鬼子立即闻风丧胆。李海领着游击队打进村里,鬼子逃跑了,乡亲
  们得救了。这是一出全员登台的群体戏,冲突尖锐,戏剧性强,现实题材却
  带有一点浪漫色彩。看看大家的精彩表演吧——
  编剧兼导演的姚时晓,扮演李海的驼背哥哥,化妆时特意在他的假驼背
  上包了一层干牛皮,加上人又瘦,弯腰驼背的他被鬼子吊起来打,鞭子“嗖
  嗖”地抽在他的“驼背”上,发出“劈啪”的声响,真像打在皮肉上,老汉
  痛苦地叫着,鬼子拼命地打着。陈荒煤扮演的老大爷,忍不住大骂一句“有
  种自己去找游击队”,被鬼子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平时在村里颇有声望的
  老爷爷,挨的不仅是一记耳光,还有更深一层的屈辱,他站在那里,身体颤
  抖着,连嘴唇都在颤抖。荣高棠演一个哑吧,可怜巴巴的样子,鬼子审他时
  ,别人都替他捏把汗,没想到他竟一反常态,“咿咿呀呀”跟敌人“理论”
  起来,结果被鬼子一枪托砸到一边。荣高棠扮演哑吧的功底,是他家有个亲
  戚是聋哑人,平时就会用简单的手语“说话”。而我,一身丧服的年轻寡妇
  ;扮演日本军官的方深,故意放缓语调,假惺惺地问我:“你的,丈夫的,
  在哪里?”这一下子把我的悲愤激情拱到顶点,我带着哭腔,撕裂着嗓音,
  冲着方深吼道:“你们把他杀了,还来问我!”我这一吼,真把方深吓一跳
  。我的身体向前倾,像要扑上去跟鬼子拼命,方深冷不防被我的吼声吓一跳
  ,本能地身体向后倾,脚跟也向后倒。就在这时,林中响起了口哨声,扮演
  李海的高大的杨易辰率众冲上舞台。全剧结束。
  这出戏,没有特别的主角,但人人都是主角,谁的位置都不可替代,也
  不可忽略。每个人都演好了,整出戏就演好了。大家必须随着剧情互相牵引
  、彼此带动。而且,每个人演得是否到位,也必须依靠水涨船高的整体气氛
  。这是我以前只担任主要角色时不大注意的,但在这出群戏里,我完全融入
  被集体拷问的乡亲们中间,轮到我时,能有这样的爆发力,显得水到渠成。
  这个基础,使我以后在舞台上一直注意与其他角色保持良好的刺激交流的互
  动关系,无论演主角还是饰配角。而且,我一直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在感动
  别人的同时要自己受感动,那样整部戏才有活力,才有感染力。
  不过,我在这出戏里还是遇到一个小小的技术闯关,就是怎样控制我那
  声嘶力竭的一声怒吼,开始排练时,我铆足了力气冲着日本军官大喊:“你
  们把他杀了,还来问我!”由于用力过猛,或用力不当,多半会跑调,结果
  变成哑声,反而听不清我在喊什么。这让我好练了一阵怎样让一个近乎撕裂
  的声音却不能“跑调”,渐渐掌握由丹田、经胸腔、直窜后脑到印堂的发声
  程序。
  P78-P80

  
词条标签:
文化 历史 出版物